亲爱的檬檬,我是全宇宙最爱你的人,就是你上辈子的那个对象,还记得不?好吧,也许是你喝了孟婆汤,不记得我,我是你的爸爸,也是你上辈子的情人。本来早就想在你满月的时候写下这篇日志,但由于爸爸实在太懒了,所以才拖到了今天。

对于你的到来,爸爸还真没有做好百分之百的准备,所以得知你的存在的时候,爸爸并没有特别的激动和欣喜。因为爸爸现在还不知道能给你什么,也不知道以后是否能够给你最好的。

悄悄告诉你,你妈妈很挑食,这点不要学她,我还一直担心她挑食对你在肚子里的成长有影响,不过还好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。你呢,在肚子里的时候也很照顾妈妈,怀你十个月,妈妈一次呕吐反胃的情况都没有,不像有些妈妈,呕吐到反胃。为了你能健康的出生,妈妈的各种体检是少不了的,体检结果最希望看到的肯定是一切正常。但是偶尔也有几次让我们挺担心的,比如妈妈缺铁、爸爸妈妈疑似地平患者等等。不过在之后的食补、药补和再三确认后,妈妈总算能够给你一个良好的生长环境了。

刚出生五天内的你

你在6、7个月的时候脐带绕颈一周,妈妈都说你是个笨蛋,没事拿着脐带玩什么玩,这下好了,绕住了吧。不过爸爸觉得绕颈一周其实也还好,也能够顺产下来(对了,妈妈是希望能够顺产下来,这样恢复得快。)。但是你呆在妈妈的肚子里就那么的无聊吗?在你出生的前几天去检查,你居然绕颈两周了,把妈妈气的都说你是大笨蛋。不过你是不是故意在逗我们玩呢?在临产前,医生和我们说,又只绕颈一周,这下把妈妈可乐坏了。

就这样一直到3月16号晚上11点半开始,你就在妈妈肚子里按耐不住了,每隔五分钟一个劲的折腾着妈妈,一直持续到早上去医院还在折腾。17号下午6点多,妈妈被护士阿姨送进了待产房,在待产房里做着各种能帮助顺产的动作,就是为了让你早点出来。晚上10点左右,在催产针和护士阿姨的帮助下,在已经能够看到小脑袋的时候送进了产房。在产房外,听到妈妈的叫声,好揪心,而爸爸却帮不上任何忙,只能默默的为你们母女俩加油!

10多天的你

3月18日凌晨2点7分,你顺利的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,体重3350g,身长50cm,是个健康的宝宝。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,所以这辈子你是专门来折腾情敌的是吗?16日23点到18日2点,妈妈承受着长达近27个小时的疼痛,终于让你顺利的出生。要记住,所有的妈妈是个伟大的女性,以后记得要对妈妈好一点。

你的全名叫梁语檬,这名字是妈妈很早的时候就想好了的,希望你会喜欢这个名字,因为它会和爸爸妈妈一样,将伴随你一生。当然,爸爸也给你取了一个名字,叫做梁宇脩,不过这是个男孩的名字,很显然,你不需要这个名字。其实爸爸很希望你是一个男孩子,不是爸爸有重男轻女思想,而是爸爸希望你以后能够一直陪伴在我们身边或者离我们不远。

20多天的你

你出生的第二天开始,护士阿姨就检查出了你黄疸偏高,达到了12.x,建议把你转去新生儿科的病房。但是爸爸妈妈拒绝了这个建议,一是不想刚见到你就和你分开,二是希望你的黄疸是生理性的,能够自己降下来。到了第五天,黄疸值18.x已经属于偏高范围,爸爸已经有些慌了,还是决定让你住进新生儿科去治疗。到了医院的新生儿科,妈妈把你交给护士阿姨的时候,爸爸想到在网上查的资料说,在新生儿科治疗的小宝宝,会被放进一个保温箱,在里面拉了哭了都没人管,更主要的是不能去病房看望你,想到这些,爸爸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可是爸爸没有别的办法,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你尽快的恢复,希望你配合好护士阿姨治疗。

每天早上和下午,爸爸都会骑车去医院给你送母乳,生怕送晚了,护士阿姨会给你喂不好吃的牛奶。好吧,其实你自己也是个大胃王,送的没你吃得快。就这样过了三天,护士阿姨说你的黄疸降下来了,虽然在安全范围内,但还是属于比较高的,不过可以让你回家吃药治疗。写这篇日志的时候,你已经48天了,根据几天前的黄疸测量记录,你的黄疸已经下降到4.x,虽然还没完全排除,但至少让爸爸不再那么的担心了。

40天左右的你,补拍的满月艺术照

在你出生的第16天,爸爸离开了你和妈妈,因为爸爸的陪产假已经结束,必须要回去工作,这样的话才有钱来支撑我们的家庭。虽然那个时候还一直担心着你黄疸的事情,也担心妈妈的性格在爷爷奶奶家里呆着也不习惯,不过好在还有你在陪着妈妈。今天是你第48天,你现在已经在外公外婆家里住着,还有小姨和姐姐陪着你,是不是听到了许多之前没听到过的声音和没见过的画面呢?这个世界是很奇妙的,健健康康的成长吧,有很多好玩的好吃的等着你呢。你现在的任务很简单,除了吃饱就是睡好,不过你这段时间表现都不怎么好,妈妈给你喂奶,你吃几口就睡了,可一放到床上就哭,把妈妈折腾得那叫一个累啊,每次和妈妈打电话,妈妈就向我告状,说檬檬不听话。妈妈挺幸苦的,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年纪也大了,所以你一定要乖乖的,别再折腾他们了。

爸爸现在不在你身边,只能在1000多公里外的深圳祝你健健康康的快乐成长。快些长大吧我的宝贝女儿,什么时候你能够用那稚嫩的声音叫我一声爸爸,那才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。